Tuesday, September 25, 2018
Home > 海航事件 > 贯军

官媒追问贯军是谁?

贯军,这个有点像古龙小说里面的名字,取自何意呢?大概是要“勇冠三军”吧。成就权力和财富的总冠军,这个理想和目标,看来不言而喻地寄托在下一代的姓名中了。 贯军是谁,冠军又是谁?王岐山必须做出明确的回答,而苦难的中国人民对此有知情权。他们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冠军,已经很难承受新的冠军了。 一、贯军和冠军的思考 贯军,是个神秘的人物。从五年前一家北京不起眼的美容店老板,一跃成为执掌海航等几十亿资产的巨豪,而这几年,王岐山进入了中国的最高政治权力层。 这是怎样的一个致富速度,就连人类资本运作的极限——股神巴菲特,也无法在五年内实现这个奇迹吧。可是,在中国红色权贵的极权主义统治下,这种现象却是不时被揭秘的现实。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周滨,前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儿子。 贯军,不是真正的冠军,他们其实只是冠军的后代而已。时间的不可逆性注定了,贯军往往很难成就冠军,而冠军很轻易就造就了贯军。上一届真正的冠军不是周滨,而是中国当时实权最大的周永康,这是“周冠军”。而这一届的新科冠军,可能是“王冠军”了。 二、关于贯军和冠军的报道 7月17日,一个历史性的日子。在这天流亡中国富豪郭文贵,爆料了“贯军”等多人为王岐山私生子,掌控了不正当的庞大资产并涉嫌洗钱。 而早期,金融时报对“贯军”曾做出了报道: 【贯君与陈峰之子一同在海航旗下一家P2P融资平台担任董事,但除此之外,支配着数十亿资产的贯君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7年前,贯君首次通过位于海航北京办事处大楼内的投资顾问公司入股海航的子公司。但海航方面表示贯君是一名“私人投资者”,并不在该公司供职。 中国的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贯君还有其他多个经营地址。其中一个地址指向北京城西某小区的临街沙龙“东英国际美容SPA”(Oriental Aphrodite Beauty Spa)。现在的店主们说,他在大约5年前卖掉了这家店。另外一个地址指向北京某座破旧的办公楼里一扇锁着的大门。根据香港的公司文件,他的住所是北京城西南一处不起眼的公寓,现在的住户表示自己是在几个月前搬进来的。】 三、贯军和冠军的事实 郭文贵的爆料是否是真实呢,至少,一些基本的东西已经可以确信。 第一,王岐山支撑海航极端扩张几为事实。 关于海航近20年的资本扩张,国内媒体公认3.6万倍,郭文贵声称20万倍。无论哪个更确切,作为一种不景气服务业的航空业,能达到万倍扩张速度确实极端不正常。 依据中国目前的国情,合理的推断是,海航背后肯定是政治权力的支撑。目前看,确实也只有王岐山符合条件。王岐山曾任中国农信信托总经理、建行副行长、中行副行长、建行行长、广东副省长、海南省委书记。从其工作经历看,他与海航高层有密切的关系,也具备强大的金融影响力,这为他成为新一轮冠军提供了条件。 除非,另外挖出一个政治权力的替罪羊。但如果有,王岐山早已通过非正式渠道反击了,至少会放风出些许线索。但目前毫无这种迹象,所以王岐山和海航的密切关系其实等同于默认。这样推理看,王岐山对海航的极端异常扩张,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二,王岐山家族掌控大量资产有相当可信度。 能掌握王岐山家族的分布,并且给出具体的人名。这本身就说明了具备高层渠道,这可不是新华社宣称的由“无业人员”提供那么简单。事实上,郭文贵在首都北京经商几十年且和国安系统有密切关系,都说明了具备强大的信息渠道。 公布他人账号,属于侵犯隐私行为,尤其在美国更是违法犯罪行为,何况是大量的账号。所以郭文贵如果不是得到美国反洗钱机构的支持,不可能有此大胆行为,这确实加大了其可信度。 当然,具体细节还有待关心各方专家的跟踪分析,有待美国及国际反洗钱机构的深入调查。这有一个发酵期。 三、绝对的权力成就腐败总冠军 当周永康当上常委后,其子周滨立即从美国返回中国肆无忌惮捞钱。而当王岐山当上中纪委书记,成为权势最为显赫的“反腐沙皇”后,海航的吞并扩张也历史重复性地肆无忌惮了。 很多学者把中纪委这个不被认为合法的恐怖性机构,比喻为明朝的东厂西厂一样的特务机构,而王岐山看来正在步该机构首领魏忠贤的后路。 习近平登台后,权力开始高度向中纪委集中,这一机构也开始膨胀。然而,“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正如前期的预测那样,中纪委的腐败也越来越多地呈现。而王岐山成为下一个周永康,成为下一个魏忠贤,成为中国下一个腐败的总冠军,其实也是一种必然。

Read More